无题

也许是临近年末了,突然变得无病呻吟起来,或许是来年除夕早的让人意外,而我也在这所谓而立之年的中年危机边缘疯狂试探,不禁有些黯然神伤,近年来疯狂转业?一事无成?不,我仅仅是少了童年时的那份快乐。
回家的路上,听完了三好,又反复听了贰伍,在b站又刷到了游研社的文章,感觉真的是一气呵成,一口气把我拉回了我也记不清的那个年代,一路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电影片段,美好又悲伤,顺路买了几个青岛,也没想过脚疼不疼的事儿,坐在电脑前快速码了一行又删了一行的开始了。
对于我们来说,零几年有一台小霸王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更何况所谓的老任旗下世嘉旗下那些游戏机到现在我也分不清就不说了,我就有个掌机能玩俄罗斯方块和坦克大战的那种,还有一个是骗我爸学习买回来的带键盘的小霸王,我记得还是贾静雯代言的,自从买上,我和我爸不眠的玩坦克大战,当时记得能打到几百关,吃了枪以后就变胖了,可以打铁,因为我老爹抢了枪,我气的按下了重置键,想想也是可爱;还有夏天为了玩游戏,把煮好的面放在了窗台上晾着,凉了吃了赶紧再玩。
再说当年西街F4的某牛家里面有游戏机,我们扎堆去某牛家里面玩,就算在边上看着也巨逼开心,当年鞋盒里面有一堆堆绿色的片片(游戏卡带),买回来的黄色的壳子都扔了,绿片没标记都知道哪个是什么游戏,也没少通关游戏了。想想当年也就喜欢欺负个我,动不动就不带我了,还得让我奶奶去和你们“求情”。西街真的是一个承载记忆的地方,藏老梅(捉迷藏)总是那几个巷子,响鞭炮也是这几个巷子,当年还比较喜欢海盗炮和双虎,几个人在铁路五楼也是出了名的害(调皮)。再后来,当年十字街现在的万家灯火吧,二楼三楼也有了滑旱冰和大兴(电玩城)的地方,过年大家都回去玩,记得还有个可以赌双色球的地方,赢了币可以换钱,给比我们高年级的人几个币,一天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也是有趣。回想起来,还有个大兴的地方就是电力公司对面巷子有个院子里也有。
慢慢社会也发展了,县城也“引进”了不少让我们兴奋的东西,先说小兴(现在才明白那是ps1)吧,就在我念幼儿园的地方,有一个叫“舅舅”的人开的,花上几块钱就可以玩一两个小时,当时也是拳皇足球吞食天地没少玩了。有一天网吧这个未知的东西,也就是在我三年级吧,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了,卓中南墙根一排排,北街泰和通,冲浪,太多了,现在我都觉得我们县城网吧电脑的配置永远是第一。后来为了上网,互相间商量好,和家长说去某某家里玩了,我们几个人真的是跋山涉水,从大西街走到大南街,为了抄近道不仅要过铁路过河,而且攒了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就为玩不到两小时,当年的CS,红警还有大话qq三国,课文没怎么背会,这几个人的qq号倒是熟悉的很。我记得是哪年夏天,和我奶奶要了两块钱和王某去上网,刚买了上网票,刚要输账号密码,让我奶奶让抓了个现场,也是大型翻车现场了。
慢慢西街F4这个团队也变得壮大了,通过任某认识了许许多多的好朋友,(点名就在心里点吧,人数太多了)网吧以后就成为我们的根据地了,基本县城的网吧跑遍了,为了玩的时间长,连续通宵,当年玩的喊声不断,以至于网管都上楼说教了,当年lost rivers也是恶搞不断。过年通宵完了,凌晨回家一个个冻得就和那铁憨憨一样,梦想着有一辆车该多好,而如今都不知道该坐谁的车,也是有趣。
再闲谈下这个看动漫这个事情,我觉相比现在的孩子我们真的很“幸福”了,现在的孩子还深受这所谓喜羊羊灰太狼,光头强的“duhai”,想想当年的上美真的厉害,大闹天宫,葫芦兄弟等等真的好多,基本都看过,还有当年风靡一时的点播台,有什么蜡笔小新,柯南,还有忘了频道名字播放的铁甲小宝,灌篮高手等。当年那些所谓我现在看来的趣事,在脑海过了一遍又一遍,下笔的时候却是描绘的少之又少,爬山,钻山洞等等,当年真的年少无知,却历历在目。狼人杀,扑克,扎堆年年人特别多,而且我还是快乐核心,没有我都不行的那种。
垃圾桶丢的绿色易拉罐三三两两,贰伍的歌一遍又一遍,想想现在,主机有了游戏也真的也挺多了,当年想买的高配置电脑也买了,想看的动漫也可以在网上随意白嫖,为什么却又没有了当年的那份快乐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现在快乐也是现在快乐,也是某某强引路至今,再喝口,我可能会忘了当年冰箱上面那醉生梦死四个字,我可能会忘了跨年的那一杯世涛,可能忘了去北京前那碗没吃饱的烩菜。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引用中国合伙人中的一句话,如果额头终将刻上皱纹,你只能做到,不让皱纹刻在你心上,且行且珍惜。
以上,一个来自酒鬼的随笔,不仅喝酒而且写诗。
——20191217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4174533

Author: 骷刑僧

骷刑僧

发表评论